UCI的建筑 (1):引言

–这个系列最早写在2014年3月,那时还在校园里拍了许多照片做素材,不知为何写到第三部分的时候就荒废了,在draft里静静的躺了两年。最近突然想重新写完它,大概有六个部分吧。–

就校园和建筑的(普遍认可的)漂亮程度而言,UCI很难和Stanford,UCLA,USC和东海岸一些红砖学校相比,那些学校许多建筑多半有超过100年的历史,建筑风格多是Richardson的罗马式建筑风格,Richardson把当时在欧洲流行的学院派风格引入美国。这类风格很容易辨识,门或窗上的半圆拱,少量雕塑,到处可见的柱形是它们的明显特征。整体多营造宏伟的视觉效果。左拉曾称之为所有风格的奢华杂交。UCLA的Royce Hall和邻近的Haines Hall,都是这种风格的典型实践。

Royce-Hall

彼时欧洲仍是世界的中心,美国乡巴佬这类风格最大的问题是,建筑设计师无法在设计中表达个性,你在Harvard看一栋建筑,然后再去UPenn或者Yale看一下的话,不会有很大差别,建筑师的独特个性被形式上的庄严感和对于宏大场景的需求所压制,自然在进入二十世纪后被淘汰。

在20世纪20年代开始,设计师对于功能的需求取代了对于庄严风格的偏爱。工业社会的流水线组装产品的思路,反应到建筑上,就是现代主义建筑的发端,这种风格源于魏玛时代的德国,是的,就是所谓的Bauhaus风格[1]。严肃,灰或白的冷色调,简单,机械,组件化,是这个风格的主要特征,早期的建筑,甚至可以看做白色混凝土构件的简单组合。方方正正的长方体,构成了建筑的主要元素。特拉维夫的Bauhaus博物馆(Photo credits to Talmoryair),恰如其分的展示了这种风格。

Bauhaus_Tel-Aviv_museum

现代主义盛行二三十年之后,直角和平面的组合很难使人再相看两不厌,事实上,现代主义建筑,留给设计师的空间很小,设计师在很大程度上,只是一个结构工程师而已。

<未完待续>

[1] 严格的讲,应该是起源于十月革命之后的苏俄,对于严格秩序的追求产生了constructivism(结构主义)的思潮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